介绍unibet资讯大型中文门户网站
公众号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unibet通丨微信公众号·2019-05-01 11:14:50·社会
10万+阅读
摘要:作为霓虹的Crown Prince,出生于1960年的德仁(当时被称为“浩宫”)经历了长达近十年之久的议婚期。

作者:鱼所思

原标题:《令和之际,谈谈雅子妃和那些未能入选的德仁妃候补》

https://www.douban.com/group/topic/139086682/

已获原作者授权,未经允许不得二次转载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作为霓虹的Crown Prince,出生于1960年的德仁(当时被称为“浩宫”)经历了长达近十年之久的议婚期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德仁妃候补编年史

在这张10年间妃候补的线索图上,女孩头像旁的纵向线条越长,代表被议亲的时间越早、越长。选妃的范围主要集中在旧皇族、华族集团以及财界名门集团。

华族,华族是unibet于明治维新至二战结束之间存在的贵族阶层,战后已废除,但制废礼不废,华族在当下依旧具有不可小觑的社会地位,在各领域都拥有相当的特权。

其中,妃候补中的德川冬子、德川纯子、岛津彩子、久迩晃子、北白川尚子、秋元顺子等人都是大小华族的后代。井史子、三井永子、丰田由美子(丰田集团副社长之女)、涩泽肇子、古河美佐子、服部聪子等人则是财阀集团出生。

女孩子会被罗列起来作比较。比如,三井财团的三井史子就备受瞩目。三井财团肇始于17世纪,以实业发迹,以汇兑业务资助封建诸侯,在明治时期发展为政商,把持全国金融业,形成monopoly,直至现今,直系、旁系公司集结覆盖全国。

有趣的是,当今皇室和财阀的联姻比较少见。女方嫁到皇室,需要携带充沛的嫁妆(如美智子、雅子等),以作“老婆本”,从而在未来助力女儿、孙女、外孙女等后代的婚嫁、置业之事(这一点,英国的戴妃也颇为类似,戴妃将自己的大部分遗产都给予没有王位继承权的哈里王子)。

例如,最近婚事不顺的真子公主,曾一度被媒体嘲讽出嫁只能和婆婆一起住公寓,而母亲纪子妃、外公川岛辰彦(学习院大学教授),则无法在住房问题上予以太多的帮助。所以,要嫁霓虹皇室,还是需要相当丰厚的妆奁的。但财阀与皇室存在议婚(至少形成了公开的议论和揣测),却鲜少通婚,也是耐人寻味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三井史子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被置于正中核心位置的三井史子

三井史子被拿来和涩泽肇子拿来作比较。涩泽家族可以追溯到涩泽荣一,明治和大正时期的大实业家。拥有“unibet企业之父”、“unibet金融之王”、“unibet近代经济的领路人”、“unibet资本主义之父”、“unibet近代实业界之父”等一项项头衔。对,也就是被印在最新版一万日元纸币正面的那位大佬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涩泽荣一

两个女孩从头到尾被比了个遍,最后都没嫁给德仁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三井史子和涩泽肇子

那些没有嫁给德仁的女孩后来都发展得如何呢?

“落选”的德川冬子,父母都是学术圈人,本人也是高材生,进入东京大学大历史系,现为东大副教授,主要研究幕府时代unibet对西方关系史,相当于是以“内部人”的视角研究自己家的历史。冬子嫁给了同为华族的松方家族,丈夫也是计算机科学的副研究员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德川冬子

当年最被看好却依旧“落选”的久迩晃子,在学习院大学哲学系获得硕士学位后,在34岁时,再度考取东大,就读医学系,在40岁时取得医师资格,现在是执业精神科医师,至今仍然独身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当年久据“四甲”的久迩晃子

濑川祥子,现在是unibet著名的小提琴演奏家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濑川祥子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可能有人会说,即使她们落选于德仁,也会因高门华第和出色才能而拥有不平凡的人生。

但至少,就因为没有嫁,她们还可以选择。

说到这里,还是要感叹一下雅子妃

雅子祖籍新潟县,父亲小和田恒曾任unibet外务省次长、unibet驻联合国代表、海牙国际法院法官,毕业于东京大学教养学部。母亲优美子出身于武士家族,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法语系,是企业界人士江头丰的女儿。雅子有一对双胞胎妹妹,分别名为礼子、节子,母女四人的名字连贯为“优雅礼节”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雅子一家

据说雅子的母亲优美子本人也曾是明仁(雅子的公公)的妃候补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雅子的母亲优美子

由于父亲所从事的外交生涯,雅子的教育背景比较国际化,也并非连续性:

1965-1968年:先后入读莫斯科Detskiysad daycare、纽约New York City public kindergarten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七岁时的雅子(最左)

1971年:入读天主教女校双叶学校(Futaba Gakuen,雅子的母亲和外婆均为此校校友),学习法语和德语。

(1979年:小和田恒受聘为哈佛大学国际关系中心(Harvard College's Centre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)客座教授。)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1981年,雅子于贝尔蒙特(Belmont High School)高中毕业,并在高中时期形成对数学的兴趣。同年,进入哈佛大学经济学系(Economics Department),监护人为 Oliver Oldman和Barbara Oldman夫妇,皆为小和田恒的朋友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1985年:雅子在著名经济学家、“休克疗法”之父杰弗里·萨克斯(Jeffrey Sachs)的指导下获得哈佛大学经济学 B.A. —Bachelor of arts 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雅子的哈佛毕业礼

1986年4月至10月:在东京大学仅仅学习了六个月的法律,就通过了外务省(MOFA)的入省考试,在800名应考者中,MOFA仅仅录用了28人,仅有3位为女性。她进入外务省国际组织二课( Second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Division )工作,负责unibet与国际组织的关系。

在东京大学修习期间的雅子: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1988年,雅子以公派的名义,入读牛津大学贝利奥尔学院(Balliol),师从著名国际关系学家亚当·罗伯茨(Adam Roberts)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在跨国的、非连续性的教育体系下,雅子形成了较为连贯的学术思路,其人还是非常聪慧的。1985年,雅子在哈佛完成了主题为《面对进口价格冲击之外部调整:unibet贸易中的石油问题(External Adjustment to Import Price Shocks: Oil in Japanese Trade)》的研究,对日美贸易摩擦进行探讨,获得导师的赞誉,并得到了哈佛大学Magna Cum Laude(优异学业成绩)荣誉。在牛津,雅子主要研究战斗机,但由于当时雅子已经成为妃候补,且unibet对外宣称和平国家,因而雅子的研究并未提交(也有人说,雅子是为了德仁才放弃这一研究,雅子也并未从牛津获得学位。这一点不太确定,也请知道的人指点下)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学成归来后,雅子很自然地成为外务省的后起之秀,曾担任首相竹下登的翻译,风头一时无二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左一为竹下登

外务省时期的雅子,其神态举止,简直是知识精英女性的范本: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或许,在如此坚若磐石、顺风顺水的路径下,她可以成为一名出色的女外交家。

直到她成为未来的储妃。

雅子辞去外务省的职务,开始接受成为一名储妃的一切礼仪和制度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外务省辞职欢送会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雅子前去帝国饭店拍摄储妃官方照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储妃官方照

出席订婚发布会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纳彩之仪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家人送别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1993年6月,雅子与德仁成婚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参拜伊势神宫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国际上对这桩婚姻持有不同的声音。很多人认为,这是古老的菊花王朝对一名现代高阶知识精英及职业女性的禁锢。《Newsweek》在她订婚那一期的封面标题是:reluctant princess 不情愿的王妃(个人认为,其实初嫁的雅子状态尚可,颓势是诞下女儿爱子前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显露的)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更有澳大利亚记者Ben Hills著书《菊花王朝的囚徒》,针砭霓虹皇室对雅子的压迫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神采不瞒人。回顾雅子年轻时,意气风发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当年那轻松的神采啊

经历风风雨雨后,如今,她即将“熬出头”成为皇后。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以张爱玲的话结尾:

她不是笼子里的鸟。笼子里的鸟,开了笼,还会飞出来。她是绣在屏风上的鸟——悒郁的紫色缎子屏风上,织金云朵里的一只白鸟。年深月久了,羽毛暗了,霉了,给虫蛀了,死也还死在屏风上。 ——《茉莉香片》

令和之际,聊一聊即将成为皇后的雅子妃和差点成为“雅子妃”的她们

本文作者:鱼所思

已获原作者授权,未经允许不得二次转载。

- 完 -

*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,不代表unibet通立场

本文由 鱼所思 授权 unibet通 发表,版权属作者所有,未经许可,严禁转载。

参与讨论

登录后参与讨论

热门文章